shanl2014

暑假余额还有13天我他妈还有600多页没看要疯了

hessian matrix代码

【绘希】摩登家庭梗


和男友玩角色扮演过头导致裸体穿大衣

尴尬

被过长的大衣腰带困在扶手电梯上

很尴尬

正巧又撞见了已婚社长和HR部长

非常尴尬

所以当绘里裸体穿着大衣,又被卡在电梯里的大衣腰带困在扶手电梯上,再被一个人去找工作人员帮忙智障现男友抛下的时候,绘里只能张口结舌地看着同公司的HR部长东条希向电梯口走来,而对方挽着的那个老头还正好是自家公司的社长。
平日里机智过人的绘里里表示脑子已经被这一连串的突发状况搅得当场宕机。

“HR的东条部长是社长的情人”
这传言突然在绘里的脑子里闪过。

酒店的暖气虽然开的很足,但是绘里还是感觉下面凉飕飕地,她用力裹紧了那件唯一的大衣,企图向东条露出一个自信优雅的笑,东条也并不显慌乱地回以一个友好的笑,仿佛她和社长之间并没有任何见不得光的关系。

“怎么呆在这里呢?”

“被电梯卡住了QAQ”

“何不把大衣脱下来,需要我帮忙吗?”
社长用关爱智障儿童的眼神看着自己平日里雷厉风行的财务总监绘里。

绘里一口老血梗在喉头,支吾着几个单音节,眼神躲闪着看着对方。社长却一脸蒙蔽地看过去。
正在躲无可躲之际,东条露出善解人意的微笑拦住了社长,“让咱来吧,按我说的做”东条脱下身上的大衣,走到绘里对面,张开手臂将大衣披到绘里身上,被东条以近似拥抱的姿势环在臂弯中,绘里瞬间感受到了来自人体的温暖和莫名的安心感,胸顶着胸,两人的香水味交缠在一起,叫人有点脸红心跳。
希一边轻轻收紧了自己新披在绘里身上的大衣,一边轻声催促“快点呀”,绘里这才反应过来,在希那件大衣的遮掩下,试图脱下自己那件被卡住的大衣。希也配合着扭动起来,两人不免有些摩擦,粗糙的布料在敏感的顶端擦过,绘里忍不住轻喘了一下,羞得她几乎要钻到地里去,正在窘迫之时,只听到东条低低地轻笑了一声,"绚濑桑还真是敏感" 绘里低着头脸红的像要滴出血来,以别人看不出来的角度,东条附在绘里耳边继续低声私语,"不用担心,如果不把今天看到我和社长的事说出去,对于绚濑桑的这点小情趣我也会好好保守秘密的" 绘里震惊地抬头,正对上东条游刃有余的眼神,
想要发问,却看见东条朝她眨眨眼,一边用放松的声音说"好啦,没事啦~"
一边将自己那件大衣随手扔在那倒霉电梯上。

绘里只能将多余的话咽进肚子里“多谢,抱歉打扰你。。。”“不用谢哦”东条温柔地伸手为她整理了一下领子,看着匆匆赶到的她的现任男友,朝她比了个双方都心领神会的眼神,“情人节快乐~”

当绘里筋疲力尽地躺在事后的酒店床上,脑子里挥不散的不是在身边鼾声如雷的现任男友,而是为她披衣的东条时,她感觉到事情的发展似乎有些偏离了正轨

最近不知为何 抑郁非常
常常在深夜听heartache 听到tara唱so this is heartache
都会痛哭流涕 不能自已
我会这样 是因为软弱呢 还是因为痛恨这样软弱 做不出改变的自己呢
哭的时候依旧没有发出声音 只能用力张嘴到仿佛要喊出来 但是还是什么声音都没有发出来 我想我的伤在心里已经越埋越深 会不会最后连眼泪也没有 从泪腺到内心全部干涸麻木
不管今晚怎么样 第二天早上还是要来 像是永远的诅咒

今天下雨,我是安静的呆在家写论文呢
还是去上课呢

一点都不喜欢出太阳

总觉得之前看了一个文把代表写成了橘猫,今天在微博上偶然看见了橘猫的图。。。真是。。。挺像的

情人节差点死于食物中毒
太刺激了

不要随便和不熟的人share房间的理由(希望不要再有后续系列)

1. 舍友随便乱扔垃圾,然后在深夜收拾舍友的垃圾
--“都是爹生娘养的,凭啥我要给她做老妈子”

2. 舍友在你睡的时候看剧开外音然后大笑,而你只能去睡沙发,请记住此刻的辛酸,永远不能理解没有家教的人到底是怎么做到那么没有素质,真难啊

3. 舍友欠你2.5刀,然后还了10个硬币给你,记住永远不要再借钱给这种人

5. 舍友把鸡骨头扔进下水道,然后堵了以后,你只有叫人来修

6. 舍友做完菜从来不洗锅,大撕了一顿逼,然并卵,从小做家务的你永远不懂这种感觉自己是小公主从来不做家务的人到底是怎么想的 撕逼不够,真想撕胯

7. 还有5个月,熬过去就好了。世界上的奇葩各种各样,活久见,请积极地健康地继续活下去,尽量让自己的生活充实起来,快点找到生活的目标吧

车祸现场

233333

恶名昭彰的P.W.S(白衣):

(没有发出声音但是某种意义上也算是“笑的前仰后合”的拍肩)


潮生:



前几天我守着学生做卷子,不小心触到了LL手游,正翻书呢忽然寂静的教室响起一声“不许摸!”,当场就被瞩目了,不过我飞快按掉了然后斥道“做卷子!”




那个可能是我惨剧的开始。




然后我建班级群的时候一时找不到图片就用了LL的图当群头像(因为我印象中班里没有ller,但我其实教两个班)。




结果今天有人来问我“老师你也知道μ’s吗?”,我当时心里一空,再加上白老师中午的kotori what洗脑,竟然说:“Lovelive? What? I 've never heard about that…”(最可怕的是lovelive的语调和我平时的英口完全不同……)等我反应过来是我已经what出口了…然后我马上改口,又觉得what实在是要暴露,于是又补了一句说“what...what's your telephone number?(我们才讲了这一课)”




学生(一脸迷之暧昧):“Oh....my telephone number is two three three three three…”我简直…厉害了我的学生…【此刻通知教师开会,得以脱身】




然而惨案还没有结束……我开完会去班上,我爸给我打了一个电话问啥时候来接我,我的手机铃声忘记关了……Start dash的伴奏,虽然我按得很快但前奏已出……然后被她接“I say…hey…hey…hey start dash…”




我一时不能反应过来…“say what???Excuse me?”




学生跑上黑板写“hey hey hey start dash”,问我“老师你可以用正常语气念出这一句吗?”




老师竟哑口无言…




所以作业加倍咯……




但想通之后其实也没啥,大不了一起打call嘛。反正ller这么多,她不会知道我写了一些什么鬼的。




所以以后大家不要叫我老师了……害怕.jpg【这条发完后一会就删……】




心情很悲伤,我该补脑了,不如来虐小海未吧


翻百合会官博发现了好多有♀趣的东西(/≧▽≦/)